“賣一輛虧1萬”!新能源車突現漲價潮,小型電動車何去何從?

  來源:證券時報 中國青年網韓忠楠2022-03-25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歐拉黑貓、白貓只是停止接單,不是停產,我們正在積極尋求解決方法”。日前,歐拉品牌CEO董玉東在接受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采訪時,透露了歐拉旗下兩款熱銷車型暫停接單背

“歐拉黑貓、白貓只是停止接單,不是停產,我們正在積極尋求解決方法”。日前,歐拉品牌CEO董玉東在接受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采訪時,透露了歐拉旗下兩款熱銷車型暫停接單背后的原因。

  董玉東透表示,以黑貓為例,在2022年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后,平均一輛車的虧損已超萬元。這對于企業而言,已構成了較大壓力。

  近日,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前往了位于北京市朝陽區的歐拉新能源4S店進行實地探訪,發現店內與歐拉白貓、黑貓相關的宣傳物料已全部撤掉。銷售人員告訴記者,這兩款車何時能夠恢復接單,目前店內還沒有接到通知。

  歐拉白貓、黑貓的暫停接單,側面反映出原材料價格上漲背景下,小型電動車的生存困境。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車補貼的退坡、新能源汽車積分交易價格的下降,也進一步催高了電動汽車的成本。

  “按現在的成本,基本上是賣一輛虧一輛”。一位不愿具名的某車企內部人士透露,雖然原材料價格上漲、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等是整個行業面臨的共性挑戰,但相比之下,小型電動車面臨的困境更為突出。當原本的成本優勢不復存在后,小型電動車究竟該往何處走?正在困擾著企業的經營者。

  補貼退坡疊加原材料價格上漲,新能源車現集體漲價潮

  3月17日,特斯拉中國官網顯示,后輪驅動Model Y售價提高至31.69萬元,漲價1.5萬元。值得關注的是,這是僅僅七天內,特斯拉中國對旗下產品進行的第三輪價格上調。

  截至目前,特斯拉Model 3高性能版合計提價2.8萬元,現售價為36.79萬元;Model Y高性能版兩次合計提價3萬元,現售價41.79萬元。

  對于售價頻繁上調的原因,特斯拉方面稱,主要是受到了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也曾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特斯拉以及旗下的火箭公司SpaceX正面臨原材料和物流方面的巨大通脹壓力。

  3月18日,小鵬汽車公告稱,受上游原材料價格持續大幅上漲影響,小鵬汽車將對在售車型的價格進行調整,補貼前售價的上調幅度為10100-20000元不等。此次價格調整將于3月21日零時起生效。

  3月16日,奇瑞新能源也對旗下的小螞蟻和QQ冰淇淋車型進行了價格上調,調整幅度為3000元-6000元不等。據悉,價格調整前,這兩款小型電動車的售價區間為2.99萬元-8.19萬元。調整后,奇瑞小螞蟻408km全糖版的售價已升至8.9萬元。

  奇瑞新能源方面稱,受國家政策調整及電池、芯片原材料價格持續大幅度上漲等因素影響,奇瑞新能源多款車型成本持續增高。為了能夠持續為用戶提供產品,公司對部分車型進行價格上調。

  “動力電池的原材料價格上漲已經持續了一年之久,步入2022年,這種上漲的趨勢仍在加劇”,董玉東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來自上游的壓力,正在一步步傳導至下游車企。

  公開數據顯示,進入2022年,碳酸鋰價格在元旦站上30萬元/噸之后開啟跳漲模式,在2月中旬沖上40萬元/噸,在3月初突破50萬元/噸大關,較年初上漲近7成。

  近期,在多空博弈下 LME 鎳價一度拉漲至10萬美金/噸,再度催高了動力電池的原材料價格。近一周內,電池級硫酸鎳價格大幅上漲,周內漲幅 30.6%。

  中金公司方面透露道,根據車企反饋的情況,當前新能源汽車的成本提升幅度在10-20%、單車在萬元左右。

  “目前部分新能源車型的成本和售價已經出現了倒掛現象”,奧緯咨詢董事合伙人、大中華區汽車及私募基金業務負責人張君毅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在這種情況下,漲價是必然趨勢。

  據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蔚來、小鵬汽車、哪吒汽車、零跑汽車、威馬汽車、廣汽埃安、飛凡汽車、比亞迪、歐拉、上汽通用五菱、大眾汽車、極氪、幾何汽車、福特汽車等均對旗下的新能源汽車產品進行了價格上調,漲價幅度在幾千元至萬元不等,幾乎覆蓋了目前電動汽車市場的主流車型近40款。

  上汽通用五菱的內部人士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動力電池原材料成本的大幅上漲,對于每一家新能源車企而言都是客觀存在的困難。

  三月以來,多家新能源車企開啟了對旗下車型的二輪調價,疑似掀起又一波的“漲價潮”。

  在漲價的同時,也有車企不得不暫停旗下熱銷車型的接單,以應對成本上漲而帶來的危機。

  日前,歐拉汽車宣布旗下白貓、黑貓兩款車型暫停接單。此前,這兩款車是歐拉汽車的熱銷主力。在暫停了這兩款車型接單后,歐拉汽車在今年2月的銷量也出現了小幅波動。今年2月,歐拉汽車銷量為6261輛,同比下滑15.09%,環比下滑52.68%。

  董玉東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暫停接單是不得已的措施,目前平均每售出一輛黑貓白貓,虧損幅度要在萬元左右。同時,受到芯片短缺的影響,車輛的交付周期一直在拉長。長此以往,對于消費者和企業本身,都是不利的。目前,歐拉正在積極尋求解決方案。

  近日,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前往了位于北京市朝陽區的歐拉新能源4S店進行實地探訪。銷售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店內在售的車型僅有好貓及好貓GT,歐拉白貓、黑貓的接單何時恢復,暫時還未接到通知。

  “目前好貓是有現貨的,好貓GT預訂后則需要等待約兩個月時間才能提車”,上述銷售人員建議,如果考慮購買,需要盡快。廠商方面已通知要進行新一輪的價格上調,但具體的調整時間他暫時還未獲知。

  據了解,今年3月1日,歐拉汽車在官方App上宣布,新款歐拉好貓售價從之前的10.39萬-14.39萬元,調整為12.19萬-15.19萬元,漲幅在8000元-18000元之間。

  實際上,新能源車企集體掀起的漲價潮背后,不僅有原材料價格上漲有關,也與近期國家對于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調整以及新能源汽車積分價格的下滑有密切聯系。

  根據財政部等四部委聯合發布的2022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財政補貼政策;2022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在2021年基礎上退坡30%。同時,2022年也是國家補貼政策實施的最后一年。

  根據最新補貼方案,自2022年1月1日起,續航里程300公里(含)至400公里的純電動車型補貼0.91萬元,較2021年減少3900元;續航里程大于或等于400公里的純電動車型補貼1.26萬元,較2021年減少5400元。

  與此同時,新能源汽車積分(NEV積分)的交易價格也在下滑。哪吒汽車創始人、董事長方運舟向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透露道,2021年,NEV積分的均價為2000元/分,但到2022年初,NEV的積分價格已回落至1000元/分左右,波動幅度較大。

  “此前,NEV積分最高可以飆到2500元/分,目前最新的積分價格可能只有500元/分-800元/分”,董玉東表示,積分價格的回落,以及補貼退坡、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的疊加,使得小型電動汽車的虧損已成必然。

  成本上漲、交付秩序混亂,小型電動車暴露生存困境

  近年來,新能源汽車無疑是市場上最熱門的板塊。即便是在疫情、芯片短缺等多重壓力下,新能源車市仍然保持了逆勢增長的走勢。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2月,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達到36.8萬輛和33.4萬輛,同比增長2.0倍和1.8倍。2022年1-2月,新能源汽車產銷82.0萬輛和76.5萬輛,同比增長1.6倍和1.5倍。

  而從產品結構上來看,A00級和A0級的小型電動車無疑占據了新能源汽車市場的半壁江山。相關數據顯示,近兩年來,小型純電動乘用車平均市場份額已超40%。在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開展后,其市場份額還在進一步走高。

  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小型電動車車身小巧,價格實惠,對于很多消費者而言,是剛需性產品,也很適合作為家庭中的“第二輛車”。

  2020年,上汽通用五菱憑借著一款五菱宏光MINI EV,成為了新能源汽車市場中的“網紅”,也讓小型電動車市場進一步升溫。

  “目前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已呈現出啞鈴狀,高端車型和低端小型車占據了更多的市場份額?!币晃蛔C券分析師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小型電動車的發展趨勢一直很被業內看好,也利于新能源汽車的進一步推廣和普及。

  然而,在新冠疫情反復、原材料價格上漲、芯片短缺等因素的集體作用下,小型電動車也面臨著一定的生存困境。

  日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探訪了上汽通用五菱位于北京朝陽區的一家4S店,在偌大的店面中,鱗次櫛比地陳列著各類展車,其中最受市場關注和歡迎的五菱宏光MINI EV只能被放置在店外。

  “展車太多了,店內實在放不開,而且放在店外的這些車型,已經沒有現車了,只等進行預訂”,銷售人員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從現在開始下單,預計要等待1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提車。

  被問及無法立即提車的原因時,對方表示,主要是受到疫情和供應鏈的影響。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注意到,由于目前新能源車企普遍面臨的交付壓力,網絡上已經漸漸催生了一門轉賣訂單的生意。

  記者登陸了咸魚等二手交易平臺,隨機輸入了極氪、坦克、歐拉、五菱等幾個熱門的新能源品牌,并添加“訂單”為關鍵詞,立即會彈出多個轉讓訂單,同時也有用戶備注了高價接單需求。

  據一位咸魚賣家透露,目前這種轉單基本以本地轉讓為主,不接受跨省。很多賣家會盯緊最熱門的車型進行預訂,尤其是那種可線上訂購的。在成功搶到訂單后,再進行一定的溢價轉賣給亟需購車的消費者。對于一部分消費者而言,可以節省掉排隊等車的時間。

  張君毅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咸魚轉單的火熱,側面反映了當前新能源汽車市場生產秩序和交付秩序的混亂。待供應鏈的問題得到改善、原材料價格回落,車企的生產恢復穩定后,這種現象會慢慢消退。

  “目前部分車企是默認這種行為的,但長期以往,對品牌而言,也是一種傷害”,有業內人士分析稱,無法及時和穩定的供應,會在一定程度上削減消費者對品牌的認同感。

  此前,歐拉汽車白貓、黑貓的暫停接單,已在市場上引起了不小的波瀾。

  上述人士表示,與其他級別的車型相比,A00級的小型電動車利潤空間有限,主要依賴的是規模帶來的效益。當成本大幅上漲其,其利潤必然會受到進一步的擠壓,其生存危機也會率先暴露出來。

  “目前小型電動汽車的市場需求非常旺盛,如果按照現在的銷售節奏,可能到明年單車的虧損會增加到1.7萬元”,董玉東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繼續接單,虧損會擴大,交付周期也會越來越長,當前的小型電動車企必須要進行一定的調整。

  降成本OR品牌升級,小型車電動車何處何從?

  盛極一時的小型電動車究竟要如何走出眼前的困境?對于很多車企而言,這無疑是一道難題。

  張君毅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A00小型電動車采用的部分零部件并非車規級,而是消費級,車企在零部件層面進一步優化,整車的成本是有望進一步得到控制的。不過,從長遠來看,進行產品和品牌的升級,才會給企業帶來更高的利潤空間和毛利。

  實際上,將產品進行升級,已是目前小型電動車企普遍認同的路線。

  “對于小型電動車而言,持續的漲價和暫停接單、甚至停產不做了顯然是不現實的”,方運舟認為,對于車企而言,對產品的規模戰略要足夠堅定,不能受到成本價格波動或者其他因素而輕易進行轉移。同時,在成本不斷攀升的情況下,車企更應該思考如何打造高性價的產品。

  方運舟認為,高性價比是小型電動車的優勢,也是其特有的競爭力。企業要保持這種高性價比,必須要依靠技術上的升級,實現研發成本的降低,功能的通用等等。

  董玉東也表示,單純的提升產品售價,消費者未必會買單,甚至會產生反感。因此,他認為,小型電動車產品價格的上漲,一定是伴隨著配置的增加、科技感的提升。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注意到,在今年3月1日歐拉宣布產品價格提升時,確實也同步公布了增設配置的說明。

  董玉東表示,在產業發展的前期,A00級純電動汽車是非常好的產品,帶動了新能源汽車滲透率的上漲,但是隨著原材料價格上漲、補貼退坡,虧損的趨勢體現得越來越明顯。與此同時,我們意識到我們現有的品牌和產品均需要進行升級,包括A0級、A級、B級的新能源產品在內的“腰部市場”遲早會迎來一輪集體崛起。

  “隨著產業的發展,我們已經充分認識到只有15萬以上的產品才有盈利的空間。因此,當前的歐拉,必須要往上走?!倍駯|判斷,未來國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或將隨著各類產品的升級,逐步形成“橄欖球狀”的市場格局。

  無獨有偶,目前小型電動車企市場上的銷量王者——上汽通用五菱,近期也對旗下的產品進行了改進和升級。

  上汽通用五菱的內部人士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自五菱銀標推出以來,上汽通用五菱就打響了轉型升級的第一步,五菱的產品和品牌升級步伐會根據用戶的消費升級需求而進行。

  張君毅分析稱,雖然上汽通用五菱在前期已經充分享受到小型電動車的市場紅利,但公司非常具有緊迫感,如果沒有疫情和供應鏈層面的壓力,公司的升級步伐或許會更快。

  面對小型電動車企的集體升級,也有業內人士提出了另外一種聲音:做小型車的企業集體向上,現有的低端市場由誰來維護?新能源汽車產品的普及速率是否會有所削減?

  對此,張君毅認為,伴隨著消費升級的大趨勢,車企的產品和品牌升級是大趨勢?,F有的小型電動車市場,更需要那些從事低速電動車產品研發和生產的企業進行升級、進入。在他看來,讓低速電動車企升級打造A00、A0級電動車產品,更有利于制造升級和產業的高質量發展。

  “如果長期靠傳統車企‘降維’打造低端產品,并不利于制造升級和產業的持續向上?!睆埦阏J為,從這個角度來看,小型電動車企向更高階的市場進行沖擊,雖然會面臨一定的挑戰,但卻是他們必須要走的路,也是應對當前各類挑戰的“最優解”。

  原材料價格上漲不可持續,終端消費熱情不減

  盡管新能源汽車的“漲價潮”一浪高過一浪,但終端市場的需求卻并未縮減。

  上汽通用五菱4S店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目前店內的五菱宏觀Mini EV早早就被訂出去了,上一批訂單剛剛完成交付。在他看來,由于小型電動車本身售價不高,消費者購買該產品基本是處于代步的剛需,所以價格上的微調并不會影響到其購買意愿。

  崔東樹也認為,目前頭部的新能源車企已掌握了一定的定價權,它們進行價格調整,并不會影響到終端市場的需求,因此乘聯會對于今年新能源汽車市場的預期銷量目標并沒有調整。

  同時,崔東樹也指出,當前的原材料價格上漲不可持續,最終仍然會回歸到理性的市場定價。

  東吳證券發布的研報顯示,由于下游動力電池、儲能電池需求旺盛,碳酸鋰短期新增供給有限,疊加部分廠商囤貨影響,致使2022年初以來碳酸鋰價格加速上漲。但近期電池級碳酸鋰價格漲幅已逐漸趨緩。同時,長期來看,全球的鎳產能正在逐步釋放,供給緊張將得到緩解,且新產能多為一體化配套,可有效降低鋰電產業鏈成本。目前的鎳價上漲對產業鏈影響相對有限。

  中金公司分析稱,目前電池漲價影響已落地,車企跟進調價形成初步利空出盡。預計后續新能源持續的高景氣度將進一步緩解市場擔憂,維持全年新能源乘用車500 萬輛以上銷量判斷不變。

  “按照市場的規律,動力電池的原材料價格不會一直處于高位,勢必會回歸理性”,方運舟認為,對于小型電動車企而言,要學會在成本價格巨變的情況下做好平衡,堅持自身的戰略和定力。在他看來,符合大眾需求的高性價比產品仍然是具備廣闊的市場空間的。

  中汽協副總工程師許海東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小型電動車的市場需求是長期存在的,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的推進下,城鎮、鄉村的電動車滲透率有了顯著攀升,未來這種趨勢仍會持續一段時間。

(編輯:映雪)



“賣一輛虧1萬”!新能源車突現漲價潮,小型電動車何去何從?


 

免責聲明:

1、本網內容凡注明"來源:315記者攝影家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315記者攝影家網所有,轉載、下載須通知本網授權,不得商用,在轉載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315記者攝影家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轉載出于研究學習之目的,為北京正念正心國學文化研究院藝術學研究、宗教學研究、教育學研究、文學研究、新聞學與傳播學研究、考古學研究的研究員研究學習,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涉及作品、圖片等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作者看到后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刪除。